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父子-星力捕鱼达人游戏客服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1-08-17 16:14:00 阅读量:



    听邻居们说,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亲除了下地干活外,每天都会把他架在脖子上,从村头至村尾,一边走,一边哼着山歌逗他开心。从他记事开始,父亲每次从山外赶集回来,都会带给他一些小礼物:糖、水果、小手枪、小人书等等,每次他都可以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一下,久而久之,引来了不少小伙伴羡慕的目光和村民们的称赞声。

    他上小学后,也许是怕他太小,也许是觉得山路崎岖难走,每天清晨和傍晚,无论农忙农闲,无论刮风下雨,父亲都坚持接送他上下学。记得有一次,父亲接他回家的路上下起来了暴雨,本来崎岖的山路更加的难走,父亲二话不说,脱下外套包在他的身上,用他那黝黑而有力地臂膀把他抱在胸前向家快速奔去,直到几年后,母亲才告诉他那天父亲干活时候扭伤了脚。六年来,他和父亲一矮一高、一瘦一胖的上下学的身影就成了山坡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佳话。

    上初中后,由于学校离家太远,不能每天都往返,只能寄宿在学校,可尽管如此,父亲依然每周星期天把他送到村头,望着他和同龄人的背影消失在山路上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每周星期六下午,父亲很早就站在村头向山路上眺望,看他是否安全地归来。记得有次,他和几个同学由于贪玩,回来得晚了一些,刚走到村头的山路上就远远望见父亲在村头不停地踱步,不住的望向山路,直到他出现,父亲似乎才放下了心中的石头,紧绷神经为之一松。

    也许是这对父子关系太完美,也许是这对父子关系太让人羡慕,更也许是上天的妒忌,便在他们之间制造了一点点的小矛盾。那是中考结束填志愿的时候,他和父亲之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产生了分歧:他要填重点高中,因为他的成绩很优秀,父亲却坚持让他上中专,因为中专很热门。他们为此争执了很久,谁也不愿让步,直到交志愿表的那刻,他还是固执地写上了“xx重点高中”几个字,当他释然地放下笔时,却发现身后的父亲摇了摇头,步履蹒跚地离开了。他原想追上父亲,给父亲好好的解释一下,可又想这是自己的事情,关系到自己的未来,别人不能也无权干涉。就这样,他和父亲之间少了几分亲密,几分理解,却多了几分陌生,几分沉默。

    在这以后,每次他想和父亲说话的时候,却发现不知道要和父亲说些什么,父亲也只是用一种自己很熟悉的目光注视着他,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,却什么也不肯说出来,这样的一种状况一直持续着。在大学里,他总是尽量的避免回家,每次寒暑假都会告诉那个他不再想叫父亲的人他有事情,要么是打工要么是去同学家,四年的大学生涯,他仅仅回去过一次,那也是母亲请求了好久他才回去的。就算这样,他回去后也没有和父亲说过几句话,在家呆了几天就找了个理由回学校了。每次夜深人静想家的时候,他就想起了小时候的父亲,再想想现在的父亲,一阵阵的心痛,一阵阵的揪心,他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能理解自己,甚至有时候还会想到“恨”这个词。

    等到大学毕业,留校当了一名老师,在工作中也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但是自己还是不能解开心中的那个结,这对父子也就一直这样冷战着……直到有了自己的小孩,看着自己小孩一天天成长,自己才想起小时候父亲为了哄他开心总把自己架在脖子上,才想起那次父亲在暴雨中接自己放学,又想起让父亲和自己起隔阂的那次冲突,当往事一幕幕的在眼前浮现,当一次次的回忆起父亲时,他终于才体会了当父亲的心情,也懂了父亲,更明白或者说是他真正理解了“父亲”这个词语的含义。

    那刻,对父亲的思念紧紧将自己包裹,便迫不及待的想回家看看父亲,却在不经意间得知这些年父亲过的很艰难,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听同乡说父亲经常对着村前的那条小路发呆,经常在那棵大树下静静的等待。

    于是,收拾行李,带上妻儿,马上回家。再次见到父亲,已经是六七年以后的事情,父亲因中风,不能说话,腿脚不方便,但看到我——他的儿子时,他的眼角渗出了泪水。拉着父亲的手,对父亲诉说着这些年的经历,此时,这对父子都笑了,可只有他明白父亲的眼泪那是幸福的泪水,欣慰的泪水。
标签:  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