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留住信任的木箱-星力捕鱼达人游戏客服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2-11-02 15:11:00 阅读量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我的童年是在山村里度过的。那时候,家里穷得叮当响,三间低矮的草房,两张长凳子搭成的床,一个油漆斑剥的柜子,一张摇摇欲坠的八仙桌,四把椅子,构成了我家的全部家当。

    值得庆幸的是家里虽穷,父亲还是咬紧牙支持我这个丫头片子上学读书。要知道,那时候在我的家乡,大部分女孩上完小学就辍学了。

    每天夜晚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我端坐在桌前温习功课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一定要上大学,去寻找自己的梦想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我的思想也变得复杂起来。进入中学,我开始写日记,记下了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少女情窦初开的心事。转眼间,到了高三,我的日记也积了厚厚的一摞,我把它看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然而在家里却找不到一块完全属于自己领地。我多么希望有一张自己的书桌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木箱也好,我一定要装上锁,小心地珍藏心中的这一份秘密。

   “不幸”的事终于发生了。一天,读小学的弟手中高举着我的一本日记大声宣布:“姐姐有男朋友了!”我的脸“刷”地一下红了,眼睁睁地看着弟弟把日记本交给了父亲,我的心凉了半截。父亲接过日记本,瞪了弟弟一眼:“你胡说些什么!”然后他把日记本递给了我,眼中充满了威严和信任。我忐忑不安地接过日记,垂下了头。

以后的日子,我好几次想向父亲解释,可一碰到他那威严的目光,我又没有勇气开口。

后来我考上了大学。临行前,父亲特意请木匠为我做了一口木箱,并装了锁。送别时,一向都很威严的父亲居然面带歉疚地对我说:“闺女,真委屈你了,这么多年来连一口属于你自己的箱子都没有。”我久久地凝视着父亲,不到50岁的父亲两鬓已有了白发,背也有些弯曲。多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发现父亲竟是这样的苍老,不觉鼻子一酸,两行热泪潸然而下。

    多年来,我一直保存着这口木箱子,虽然已搬了几次家,旧家具也处理了几次,可这口旧木箱,我还是舍不得丢,这是因为,它不仅守护着我的秘密,而且每当我看到它,就会勾起对往事的回忆,感到父亲的信任是多么温暖。

 

——刘维芳

学生处

2012.11.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标签:  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