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叶子烟香父子情-星力捕鱼达人游戏客服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3-12-14 15:57:00 阅读量:



    我没出生时,父亲抽“春燕”,我出生后,父亲抽“白鹤”。我上了小学,父亲开始种上了叶子烟。父亲把烟叶摘下来,用草绳串着,挂满屋檐,挂出一帘金黄金黄的风景。烟叶干了,父亲取下来用草绳捆好,塞进枕头下的谷草里,随吃随取,枕头高高的,父亲说,这样睡觉稳妥。
    吃公共食堂那阵,没自留地,父亲种不成叶子烟,拣田边地角的南瓜叶红苕叶抽。公共食堂解散后,父亲又种上了叶子烟。那年月,父亲常独自坐在院坝边的磨刀石上,一杆接一杆闷头抽叶子烟。每逢这个时候,我躲得远远的,不敢看父亲。我心里愧得慌,我知道,父亲又在为我的学费书费水电费伙食费犯愁。
我上了大学,这才知道抽烟对人体有害,特别是叶子烟,危害更大,我马上开始劝父亲少抽。父亲从嘴里扯出烟杆子,说,抽了几十年,难戒。说完,又吧哒起来。
    我大学毕业后,用第一个月的工资孝敬父亲两条“红塔山”。父亲把整条“红塔山”放在鼻上闻了分把钟,递给我说,这味道,我闻不惯。还是抽叶子烟过瘾啊。
    我说:爸,这种烟焦油含量少,尼古丁含量少,你会习惯的。
    我第二次孝敬父亲“红塔山”时,母亲说,还是别再给你爸买了,你爸抽不来。上次,你送他的两条“红塔山”,你爸拿去换了化肥。顿时,一股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气愤,我躲着脚说,怎么总是一副小农姿态!母亲一巴掌打到了我脸上,我们都没说话,最后我坐了一会就离开了。
    直到夏天,父亲病了,吐出的痰由原先黑黑的酽酽的,变成了鲜红鲜红的,吐开了头就煞不到尾。我从千里之外赶回家里,心里还在埋怨,如果不是抽叶子烟,就不会得这样重的病。父亲弥留之际,乡亲们来看他。我一一敬上“红塔山”。顿时,父亲床前烟云缭绕。
    父亲睁开沉重的眼皮,说:双儿,这烟,咋这么香?给,给我烧—根。声音小得只有床旁的我能听得清。我忙把烟点燃插进父亲嘴里,父亲却没力气抽了。
    我眼睛湿润了,为自己不懂老人的心后悔不已,我怎么会天真地认为父亲是因为喜欢抽叶子烟而不抽“红塔山”呢?沉重的生活负担让父亲“不敢”抽好烟,是叶子烟在父亲最烦闷的时候,给了他慰藉,但也夺走了他的健康。如今叶子烟成了我的家庭装饰,我要让它时刻提醒我那个艰难的岁月和父亲对我无声的爱。


——黄家双

标签:  
分享到: